• 我爱技术网-河南网站建设-上海网站建设-SEO优化-网络营销-SEO三人行

  • 专注网站建设 服务热线: 13061801310

当前位置:我爱技术网 > 新闻信息 > 正文

变味的大蒜:是谁主导了“蒜你狠”到“蒜你贱”

发布时间:2018-05-22 | 发布者: 东东工作室 | 浏览次数:

变味的大蒜:是谁主导了“蒜你狠”到“蒜你贱”

资料图片

今年投资市场什么东西跌得最厉害?答案不是股票,不是价格萎靡不振的煤炭钢铁,也不是近期大跌的黄金和白银。

答案有些出人意料:大蒜。

山东金乡县被称为中国大蒜之乡,是全球大蒜种植加工中心、流通出口中心和价格形成中心。在金乡,大蒜的价格从去年到今年上演了“过山车”。去年3.5-4元每斤的大蒜,今年4月份一下子跌到了7毛。尽管目前价格回升到1元/斤左右,但价格仍较去年跌去了四分之三。

大蒜价格从“蒜你狠”到“蒜你贱”,背后原因是什么?上海证券报记者近日在酷暑中实地深入金乡县,采访了大蒜产业链上的各方。

记者发现,在蒜贩子、代购代储代销的中间商、大蒜炒家、电子盘等各方的合力下,大蒜已经从一个小品类的农产品,彻底变成了投资品与投机品。

正是市场炒作与资金投机,造成了今年大蒜价格的暴跌。

蒜贱伤农

  价格每斤从4元跌到1元

金乡县位于山东省南缘,邻接江苏省。农历6月的金乡,酷暑难当,跟天气一样火热的是大蒜的交易。记者乘车还没有驶入金乡县内,就看见一辆辆满载大蒜的汽车在公路上来来去去。

记者问一位正在路边休息的拉蒜司机周师傅,大蒜今年行情如何,周师傅连声说:“亏死了,老百姓今年种蒜亏死了。”

周师傅是金乡人,自己家里种了六七亩大蒜,同时自己也买了农用车跑运输,在目前大蒜上市交易的时节,他也做做收蒜的生意。

周师傅告诉上证报记者,今年大蒜种植户基本上是家家亏损。他算了一笔账,一亩大蒜平均亩产在1600斤到2000多斤,按照今年的价格最多也就卖2000元左右。但在成本上,蒜种、施肥、农膜、农药、浇灌等费用,不算人工费用,每亩成本在2500元至3000元。蒜农种蒜今年普遍每亩地亏500元至1000元。

“金乡本地一些老蒜农亏损少一些,因为蒜种是自家留的,可以不算钱。一些看到去年行情好扩种和周边县跟进种植的农户亏损就大了,去年蒜种也要1.5元-2元一斤,算下来每亩亏亏损都超过1000元。白白忙活了一年,谁也没想到蒜价掉得这么凶。”

“价格既然这么低,那为什么不先留在家里等一等?或许过段时间价格又上来了。”记者问。

“不行啊,蒜必须在8月底之前卖掉。这么热的天,大蒜放到8月初,普遍开始生芽了,就更不值钱了。”周师傅说,如果把大蒜放进冷库冷藏,可以保存一年到两年。但一个冷库投资要七八十万,普通农户不可能修得起冷库。况且,一个冷库容量是800吨到1000吨,三五几家蒜农的蒜放进去还不够付电费的。

据记者了解,去年蒜贩子从农户手里收购大蒜,基本在3-4元一斤,当时一亩地就能赚4000-6000元,不少蒜农赚了钱。蒜农的积极性大增,不少农户扩种,金乡周围的县市很多农户放弃种小麦,跟种大蒜。河南等地的农民也增加了大蒜的种植面积。结果,今年4月份大蒜即将上市时,丰收加上市场盛传今年的种植面积大增,蒜价就“一下子跌下来了。”

调味品变身投资品

  炒大蒜跟炒股票一个样

蒜价大跌,真的是因为丰收和种植面积增加吗?当记者走进金乡国际大蒜交易市场时,多数在市场里进行代购代销甚至代储的大蒜中间商不以为然。

“大蒜跌这么厉害,其实是去年炒作导致冷库存货太多,市场必须要消化掉。加上今年价格一步到位地下跌,炒蒜的人被吓怕了,没多少人敢再屯蒜了。今年价格大跌市场心理占很大的因素。”位于交易市场北区的金聚缘蒜业经理闫启山告诉上证报记者。

记者在市场里采访大蒜交易各方的时候,有一个感觉,就是大家似乎不是再说大蒜,而是在说“股票”。

波段行情、买涨不买跌、买入拉升、利空利多、套牢等等用在股票和期货上的词语,全都被蒜贩子、中间商、炒家们放在嘴里。

由于大蒜自身容易储存、不易变质的特点,加上金乡这些年来大蒜交易市场规模不断发展,金乡已经形成了大蒜作为投资品的全部链条。

这个链条是这样的:蒜农把大蒜作为“投资标的”不断地从土地里生产出来;蒜贩子从分散的农户手里收购大蒜卖入“市场”集中;市场里的中间商有些类似股市里的“券商”提供炒蒜中介服务,帮助炒家代收代销代冷藏储存,大的中间商都修建有几千吨甚至上万吨的冷库;资金成千万上亿的“大炒家”通过中间商买入或卖出动辄成百上千吨的大蒜,这样的大炒家基本都是外地过来的,包括福建、浙江、广东、河北等;蒜农和蒜贩子作为“散户”在行情火热时跟风炒作;大蒜地下电子盘交易助涨助跌。

大蒜的炒作路径往往是:炒家们看到有机可乘时,会通过中间商大量购进大蒜。除了市场上每天惯有的批发量和出口量,市场上的大蒜会被炒家们陆续锁进中间商提供的冷库里。这时市场上各种消息就极为关键,包括:下一年的种植数据、突发的自然灾害、新蒜的生长情况、大蒜出口的数据、国家的农产品政策等等,一旦这些方面出现异常情况,蒜价便开始上涨或者下跌。

在市场狂热时,比如2010年,当时每斤大蒜价格疯涨到六七元,很多炒家是直接炒作“冷库”,一千吨的冷库,上一个炒家可能以每斤3元花6000万元买入,再以每斤4元价格8000万元倒手给下一个继续看涨的炒家。买进与卖出间大蒜根本就不出冷库。

“去年的炒家赚钱的都是做短线的,五六月份2元左右的收购价,八九月份3元左右出货。亏损的都是去年3元以上买入,然后留到今年的炒家。很多是亏得血本无归,有的炒家亏得想跳楼!”金乡华胜蒜业业务主管李海波告诉上证报记者,有一个南昌的姓许的炒家,去年以将近4元的价格购买了两个1千吨冷库的蒜,有一千吨蒜在今年是被迫以6毛一斤处理掉的,损失超过5000万元。

炒蒜大鳄

  炒作利润惊人

“去年外地炒家亏了不少,但亏得更多的是金乡本地炒家。”金聚缘蒜业经理闫启山告诉记者,金乡本地炒家往往都是几十吨、上百吨的炒作,资金量不大,都是看到市场行情起来以后跟风买入的,买入价格普遍都高,最终亏损严重。

“而且,去年部分外地炒家提着钱到金乡后,看到价格偏高,没有下手进场。到是去年本地人参与炒作的多,由于很多人都是把全部身家都放在里面炒,一有风吹草动就赶紧抛售,但越是这样价格跌得越快,没舍得 割肉 的炒家损失都很严重。”闫启山的话几乎跟说炒股票没什么两样。

多家中间商告诉记者,今年价格这样低,与本地人去年资金亏损大,今年不敢再参与炒作有关。

然而,今年如此低的价格,却吸引来了新一拨的外地炒家。

转载请标注:我爱技术网——变味的大蒜:是谁主导了“蒜你狠”到“蒜你贱”